•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疫情下,600萬傳統漁民現在怎么樣?

    水產前沿雜志  2020-09-17 10:45     瀏覽量:18196

    來源:水產前沿雜志

    1.jpg

    今年的疫情,讓很多國家的漁業工作都無法正常開展。就拿漁業大國日本來說,因為大頭在遠洋漁業,特別是在中西太平洋和西南大西洋海域進行的延繩釣作業。疫情導致的問題主要在人員短缺方面,一邊是在海上作業了大半年的漁民想回家回不了,因為機票太貴,只能滯留在中轉海島上。那些準備要去換班的,也因為航班和檢驗檢疫等原因無法按時到位,對正常漁業的開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還有人口相對稀少的新西蘭,別看它國土面積不大,但是漁業資源卻是非常豐富。雖然漁民在新西蘭也算是高收入群體,但是因為太過辛苦,特別是遠洋作業,需要長時間漂泊在海上,很多新西蘭本國人都很難接受這樣的工作。

    這也就造成了新西蘭當地遠洋漁業的參與者絕大部分都是國外務工人員。因為遠洋捕撈作業,對于技術要求還是比較高的,所以,作為漁業大國的俄羅斯,就成了對新西蘭漁工輸出大國。

    俄羅斯人,彪悍,在海上作業經驗豐富,成了新西蘭漁業公司的首選,而對于俄羅斯漁民來說,新西蘭給出的條件自然比本國的優厚太多了,出來大半年,回去就能喝上一整年的伏特加,何樂而不為?

    但也是因為疫情,新西蘭政府直接切斷了外來漁業人員。眼看一些魚種的捕撈季就要開始,本國的漁業公司就只能向政府打包票,自己包機接送,然后直升機直接送上船,并不會跟本土人員有任何接觸。至于政府何時松口,就不得而知了。

    國外是用工荒,我們國內的漁民,對于現如今的漁業資源來說,卻是嚴重過剩的。我們國家有龐大的漁民群體,主要還是因為歷史原因,在物資匱乏的年代,我們只能向大海要糧食,并不是說漁業是個來錢快的職業,大家都爭著來干。

    對于有一定實力的漁業公司來說,情況肯定要比個體戶好很多,但對于大部分個體戶漁民來說,除了運氣好,能爆網的,如今的漁民行當,可以說是即辛苦,又沒啥錢賺,而且這種狀態,已經持續有些年頭了。

    2008年上半年,油價漲了22.3%,讓很多漁民吃不消了。浙江象山漁民蔣師傅說,當時正值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感覺就像是一個爆發點,他身邊80%的漁民感覺都撐不住了。據不完全統計,當年部分沿海漁業重鎮面臨虧損的漁船達到了30%,于是,國家就加大了燃油補貼的力度,增幅達到了133%。

    蔣師傅說,他當時身邊30%的漁民都是靠燃油補貼熬過來的,如果沒有燃油補貼,大家都不敢在海上作業太長時間,怕沒有足夠的漁獲來覆蓋油費成本。我國的燃油補貼是從2006年開始的,力度最大的一年是在2014年,蔣師傅270馬力的船,當年拿到了30萬的油費補貼,如果沒有這筆錢,蔣師傅真的是要哭了。

    雖然油費補貼解了漁民們的燃眉之急,但大家其實心里都明白,這并非長久之計,而且我國自然也知道,讓漁業重度依賴油費補貼本就是不健康的表現,所以逐步削減油費補貼就成為了必然。我國當時計劃到2019年,將補貼水平降到2014年的40%,而且也是這么做的,同時支持漁民減船轉產,而支持漁民轉產是老生常談了。

    補貼很快就降下來了。蔣師傅在2019年,只領到了12萬的補貼,海里的魚又沒有增多,壓力可想而知。今年已經58歲的他,干了一輩子的漁民,轉產從來都不是他的選項,怎么都不太可能了。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他j就像是軌道上的火車,只能一直往前沖,停下來也不行。

    自然還有比蔣師傅更加年輕的漁民。47歲的王師傅可能選擇比蔣師傅要多,他還可以去給非洲的遠洋漁船做船長,一個月工資兩三萬,這還只是保底工資,捕到的魚還能算提成,在國內是想都不敢想的高薪了,但遠離故土對人是很大的考驗,而且還得長時間在海上漂泊,不是一般人能夠下定決心去做的。他最終選擇去遼寧沿海的海洋牧場做看護船的船長,一天24小時在海上,一個月可以回家兩三天,一個月可以掙七八千塊。

    也有很多腦子活的漁民在幾年前就選擇了轉產,比如很多都投身于休閑漁業,帶游客出海打漁,這種模式在我國沿海地區早已成了一門特殊的生意,很多人做的都還不錯,至少比打魚來得舒服多了。

    雖然今年被疫情打亂了節奏,好在現在有所恢復。也有人轉產做養殖的,但是這個風險相對更高,而且對資金有一定的需求,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來的。

    對于廣大的仍然奮戰在海上的漁民朋友來說,漁業資源的衰退讓他們身處于一個夕陽產業之中,大家看到的開漁時萬船齊發的壯觀場景,根本掩蓋不了他們內心的忐忑和無助,畢竟,他們的時代已經在開始落幕了。


    【責任編輯:王海珠】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重庆快乐十分彩结果